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安金】万里皆冰

「搬文存档」 12

世界爆炸型堕落:

*CP为安金,微all金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随手片段x无文笔,参加一小时活动的粗制滥造之作x @三水一金 


———————————————————————


寒冰湖一年四季都是同一种冷。凛冽地割开一切生物的气息,混在之上的雾气掩盖住一切。呆久了,金的眼睫毛上都能抖落下洁白的霜。他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在原地打了几个哆嗦以后终于等到了。




“安迷修!”只是看着那冷到打抖的棕色呆毛,金就知道自己没认错人,连忙挥手打招呼,“诶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三天前约好的在寒冰湖最南边见面呢。




“金,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寒冰湖的确名副其实,可安迷修的热流也不是吃素的,安迷修一只手握住热流,一只手握住金传递温度,“这里是寒冰湖的最北边。”




“可是雷狮告诉我在这边啊。”他困惑地抬头看着安迷修,脑内又回想起雷师告诉他时的果断让他深信不疑,隔着手套传来的温暖有种依恋的味道,他又握紧了一点,笑道,“不管了,见到你了就好。”




“恶党的话下次还是多怀疑一下比较好哦。”无论如何,骑士都无法对被守护者生气,照顾所爱永远都是他的职责,不,是信仰,“那么,有什么事找我呢?”




金一下子哑口无言,脸埋下去,只能瞥见耳尖的通红。




“我想见你,这不需要申请吧?”低着头沉默了好久以后,他才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有点像撒娇的音,然后仰起头直视着安迷修。




他脸上的那些可爱的红晕还有直视以后匆匆瞥过的眼神全都被安迷修收下了,两种不同的蓝色在视线交错时相遇:“当然不需要,只要你想我,我能出现在任何地方。”




“我发现你超级可怕诶。”握紧了手还不够,毕竟环境是能够驱使人做一些他普通时不太会做的事的,金又伸出手抱住了安迷修。




听说这样子的抱法看不见对方的脸。




那样就不会脸红了。




“有吗?”安迷修乖乖地也伸手任抱,“满足你的心愿不是我这个恋人应该做的吗?”




“嗯,虽说是的,但只要我想就会出现未免太跟踪狂了点。”看见安迷修没有放下热流,他忍不住召唤矢量箭头也出来缠住热流暖暖,元力技能也需要关爱啊。




“这只是种比喻。”温暖的气息铺洒在脖颈上,金突然又放下手,温度脱离了怀抱,安迷修道“但你如果真的想,我会实现的。”




“难得一见接下来要干嘛呢?”他一脸严肃的思考着,然后又绷不住认真的脸笑出声。




他在回避这个话题。




“那不如就散散步?”顺着他的话题,安迷修提出自己的看法,“寒冰湖这么美。”




我想和你一起看这个盛景啊。




夏目漱石把日文的“我爱你”翻译为“月色真美”,这是最直接的情话,因为这就是那份“我想和你一起看遍世界上所有美景”的心情。




“好呀。”不知道何时触碰的双手紧紧地牵在一起,相视而笑以后两个人的悠闲漫步正式开始。




“我从来没机会好好看这里呢。”凹凸大赛开始的时候,一直都在攒积分,从来没有仅仅怀抱着欣赏的心情去看过所有路过的美景,终于可以好好的看这份如画般冷色的风景了,金的眼睛里放光。




“嗯。”安迷修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刚好半步,前方的金若是稍微停下来,或者他再大步些就能轻易追到的距离。可是谁也没有等或者停,差距就刚刚好维持着。




明明拉着手,可偏偏没有并肩而行。




“哇安迷修你看那个像不像一个人啊!”金突然指着一块冰,那冰的动作像极了一个人,或者说本来就是谁的冰雕。




这个地方会有什么冰雕师吗?




“是啊。”安迷修自从金牵手就把热流收好了,但这样有点冷,金能感觉他在颤抖着,伸进他的手套里互相取暖。




安迷修真的好冷啊,一点热度都没有。




没关系,就由我来温暖吧!




“你看哪些寒冰湖对面那些冰好像人在打架啊。”安迷修不说话他也很心慌,总觉得自己哪里没做好,小心翼翼地给他分享自己的想象。




安迷修这是出冷汗了吗?怎么一手的水啊?




“嗯,你猜对了。”看见金歪头看着自己的脸,安迷修又补了一句,“我是说我很赞同你的观点。”




“对吧我想象力超丰富的!”金收到恋人的夸奖忍不住笑成一朵花绽放的光辉万丈,“安迷修?”




好像脸色不太好啊。




金探探他的体温,不同于正常人的低温。




“这里是不是太冷了?”




安迷修没有回话,可是金知道他是默认了。




“可是离开这,你就会不存在了啊。”




冰雕不能说话,可是金眼里的安迷修能。




他就继续紧盯着冰雕的脸,自言自语着:“我知道啦,下次回去温暖一点的地方的。”




他继续伸手去够安迷修的手,抓空了。








“下次我要忍住不碰你了。”




“不然你又要融化了。”








“金,够了,我们还要争取凹凸大赛呢。”紫堂幻在寒冰湖的尽头劝告着自己的好友。




“说的对吼,那就拜托你等一下好了,等我胜出以后大家一定都会幸福的。”金抬手和紫堂幻会和,背过身的那一刻,紫堂露出了心疼的神色。








安迷修确认死亡。




从排行榜上确认以后,金就经常说着安迷修,那个明明和他约好三天以后寒冰湖上散步,还说什么有话说却在三天内背信弃义死掉了的骑士。








和我说好的啊。你的骑士守则中的诚信去哪了呢?




死掉了的话,我也要为你成为骑士的梦想帮忙。




至少先从守约做起吧。



评论

热度(77)

  1. 白优星屑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干白面世界爆炸型堕落 转载了此文字
    「搬文存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