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杰森x金】杀与被杀 01

「搬文存档」09

世界爆炸型堕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萌了这种跨界拉郎【而且没有粮


 @墨瓜墨瓜 说好的安金最后是邪教hhhhh


*CP为十三号星期五男主角杰森x凹凸世界的男主金,微all金【找不到tag了就打的all金,对不起诸位,请不要处决我qwq


*还是有私设。


*人物属于制作厂家,OOC属于我


——————————————


他一向是个利落的人,所以碰上像那个金发少年一般不好解决的人还是初次。




大多数人会倒在他第一次出手上。不会特别痛苦,反而是那些逃走的人要承受恐惧慢慢逼来的感受最为可怜。有人发疯也有人选择奋起对抗,这些都无所谓,终究躲逃不过被杀死的命运。




诅咒让他无论死过多少次都会重新站起。痛觉神经仍然存在,可是无关痛痒,他早已抛弃生死的权利。杰森从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他只在意今天能为母亲捧回多少个人头祭奠。




那还是第一次遇上逃了这么久的人类。




小小的,闪闪发光的人坐在水晶湖边用手拍打出水花。金发柔软而自然上翘,蓝色的眼睛让他忆起了水晶湖淹没他时的澄澈暗流,自言自语中全是鼓励自己一定要赢得什么大赛,一点也不为世界的恐怖而害怕。看着水花溅起脸上都忍不住轻松惬意,带了点笑意。一看就是个心地单纯的孩子。




不管他是何人,闯入水晶湖就是死路一条。他能做到的就只有给个痛快,一击毙命。




锋利的斧头反着银色的光,一点都看不出曾有血迹的样子。




站在那人身后举起斧头,他还在笑着玩着水,对马上要面临的危险毫无所觉。杰森挥下去的霎那却被侧身闪开了。面具背后的眼睛明显瞪圆了处于生气状态。




不想要一下子无痛的长眠于此,就只有在恐惧中消亡了。






杀杀杀杀人狂啊!裁判长从来没说过娱乐区有杀人狂啊!




凭着直觉,金非常快地避开,但是对方也没有愣住,紧跟着就是杀人三连。没有办法,金只能唤来矢量箭头跑路。




“歪,裁判长吗?”开启终端赶紧联系了大赛官方,“娱乐区是有杀人狂的吗?!”




“啊,我们这只有主题公园啊,金你可能是被传送到恐怖主题的公园去了?”终端上裁判长值得信赖的声音让金终于镇定下来,只是公园而已吗?“你就先出来一下再进去吧。”




这对金来说可不太容易,他都忘了娱乐区的入口在哪里。




只要在边缘晃一圈总会找到的!拥有迷之开心秘法的金揉揉脸颊又重拾信心继续前进。




终端的那头,裁判长清楚地知道主题公园里从来没有恐怖主题的,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稳住金,和众多裁判球开始分析金具体的坐标位置。




可千万不要有事啊……秋的弟弟……






那边金稍微得以喘口气了。




明明都开启了矢量滑板但那人仍然穷追不舍,似乎有着瞬移技能,每次都能准确无误的出现在金的面前挥起斧头。白色的曲棍球面具刻意掩盖住了脸部。金告诉自己,肯定是和刚才完全不同的人,肯定是这个地方派出来吓他的人。




被小刀扎住后背的真实触感毫无疑问撕开催眠的幻象,想要杀死这个人必然是实打实的。血必须要马上止住才行,没时间继续逃跑了。




糟糕透了,从开始背过去跑就是错误的。完全看不到那个男人下一秒要做什么只有不住的跑,露出后背就会飞过刀子。




没有理由,这个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就要杀死他。




他还没能找到姐姐、拯救登格鲁星怎么能死呢?!




求生的本能作用下,矢量箭头代表的信念变得强烈起来,金握紧双手不太确定能不能一击毙命,至少一定要暂时困住这个杀人狂才行,那么,




“矢量缠绕!”




金色的箭头顺从他的愿望,终结了这追杀的旅程绑住了那个可怕的人,金这才有时间看清这个一直追杀他的人。曲棍球面具遮住了脸,高大的身躯覆盖外表的却是丑陋的发皱的皮肤,就像在水里浸泡了许久似的,浑浊的双眼散发着凶气。




“为什么要来杀我?”找不到理由就只有直接问出口,金希望能从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出答案来。




没有回话。




“我就只好把你绑在这一会了。”既然得不到理由,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找到出口最好。放任这个人来杀死自己是非常有危险的行为,金也不确定矢量箭头能把这人束缚住多久,马上就准备跑路了。




那人眼帘垂下又睁开,凭空消失在矢量箭头的包围中。




还真的有瞬移功能啊!不行!溜了溜了!




已经跑了很久都没有被任何东西伤害的金忍不住好奇的回头看看,空无一人的背后宣示了已经暂时甩开危险源。正好面前有一栋公寓,他打算敲个门求个助。




门铃响了。




显示在门铃上的是主人的留言,选择播放:请快点离开这吧,那个畸形的怪胎会杀了所有人的!!!不要等到夜晚!!!




门没有锁,主人也不在这很久了的样子。


 


抱歉,我就借用一下医疗包。




金乖巧地双手合十鞠了一躬,然后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走进了灰尘乱飞的房子里。正面朝西方的门,身后就是太阳落下的场景。






简陋的小木屋像是要被风吹倒。




“你忘记了他们对妈妈做的事?”圆桌上摆着蜡烛绕边缘一圈,放在正中央的老年女性的人头开口,“算了,杰森,我的乖孩子,到妈妈身边来。”




男人走过去,蜡烛的光芒在他脸上照出野兽的狰狞诡异。




“我会为您捧上他的人头的,母亲。”一阵难言的沉默后,杰森轻声承诺道。




“如果你想的话,妈妈会很高兴。”便又没更多的交流了。






他等着夜晚,如同黎明的夜晚。




夕阳的色彩燃烧了整片天空。




————————————————————


字数不够,番外来凑:


杰森:“我会为您捧上他的人头,来让您见见以后的儿媳妇的。”


妈妈:“好呀好呀,妈妈就想看你成家!”


金:???




跳下去吧!朋友!没有以后了!

评论(6)

热度(15)

  1. 白优星屑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干白面世界爆炸型堕落 转载了此文字
    「搬文存档」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