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雷金】霸道海盗和他的小可爱(上)

「搬文存档」 04

世界爆炸型堕落:

*CP为雷金,微all金,私设有。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只是篇深夜犯病的产物,哦,是神经病不用担心【这么说反而更可怕了啊。


 @齐齐黑尔 送给你,这是我本来就要写的所以不算点梗啦。


——————————————————————————


有些事金是不记得了的。这并不代表另一位当事人雷狮不记得。




是的,在雷狮离家出逃还未组建雷狮海盗团前,那一艘小小的飞船坠落到了登格鲁星这个偏僻的星球,作为雷王星三皇子可能一辈子都未曾见过如此贫穷的星球,但作为雷狮,这儿真是糟糕透顶。




紧急启动飞船的防护装置,在飞船彻底坠毁之前,这也使得他现在还没死,不过再被飞船残骸继续压着后背早晚也得没命。那一点自尊心不允许他求救,只能百无聊赖地等着有谁能够路过这里。




第一天没有人,甚至连人影子看不到一个。




登格鲁星还真是荒凉。他抿一口水,一点也不焦躁,雷王星的时候就习惯了皇帝只爱大皇子常常把他忘到角落的事,不知道卡米尔那孩子在那颗星球上还好吗。




从这个角度刚好够欣赏日落染红半片天空,如火焰燃烧般绚丽,或是点点星光爬上天空大放光芒。下半身逐渐没有知觉,这才能入睡。




第二天依旧重复等待着。




或许这个区域是无人区吧。那样无聊的日出日落的盛景稍稍有些厌烦了,明天就会死去的恐惧染上了天空,黑夜终究来得过快了。




第三天的时候终于看见希望。




那个人追着另一个人叽叽喳喳地离去了。




不是他要等的人。打算今天也沉沉睡去,或许一觉不醒或许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时与某个人的目光四目相接,以着天使的救赎的声音说道:“你怎么被压在飞船下面,我这就把你拉出来。”




那人逆光柔和了边缘,可雷狮依然记住了那张笑脸。




不过那人没能搬开那块巨大的残骸,转头很认真的对他说:“我去喊我姐姐,你等一等。”




待到月亮升起时那人依旧没来。




雷狮啊雷狮,什么时候你的信任这么容易交出了?不要轻信他人,这正是雷王星宫廷教育的第一课。




眼前出现了母后失望的表情,小小的他无比渴求的正是父母的赞美,不过因为他不打算继承家业而放弃他。到死临头反而想些不太喜欢的东西,人一向都奇怪的记住了自己不想让它发生的事,大概就是后悔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死马当活马医了吧。他闭上眼,等着迎接很有可能失去的明天。也许会醒来,也许不会。




再次睁眼看到的不是一碧万顷的蓝天,是一个简陋的天花板,身下是硬邦邦的床铺。




“哦你还好吧?”旁边的人察觉他已经醒来,走过来在床边靠着,柔软的金发乱翘,“抱歉,我找你的时候迷了会路,等找到你都是深夜了。”




和那双纯洁无垢的蓝色眼睛对上,心都不由自主软下几分。更何况最后还是这人救了自己,无论如何让雷狮破口大骂都不可能了:“还行吧。”刚想从床上坐起的雷狮突然发现自己的腿动弹不得。




“那个,腿并不是废了,只是暂时不能动,没关系我会照顾你的。”那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我来得太晚了,你血液已经不畅通了,至少要调理三个月才行。”




“啧。”雷狮理解成了三个月才能下床,内心一阵窝火,随即又想起自己还在救命恩人面前,收敛几分怒气,“我可以了,谢谢。”




“都是我的错,耽误你最好的治疗时间了。”那边金察觉到雷狮在生气,毫不犹豫地归结到自己身上,“不过最多只要一个月,你就能下地走路了。这段时间就请多指教啦,我会照顾你的。”




那张还是稚嫩的脸大言不惭说出“我会照顾你”这种话,出乎意料地不那么讨厌。雷狮揉揉他的金发,对方呆了一瞬:“那么你叫什么呢?”




“金,我叫金。”被陌生人触碰的感觉有些怪异,金后退两步,撞到桌角一张脸都扭曲了。尴尬地转身推门,轻轻带上门,深怕吓到雷狮。




这也太可爱了一点吧。那双眼睛疼得水光打转,最后还故作正经的离开,明明忍不住疼还要鼓起嘴一点不让自己哭。




不过金走了才好打量这个房间的布置,不然眼神就会跟随着他移动。看得出来比较贫困,没有一点现代化的东西,家具也十分简单,一张木床,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几个杯子。




不过正好,没有机械化的东西雷王星的贵族也就不可能追踪到自己,暂且不用计划逃离路线,好好养伤这种事或许真的可以。




与之前压在残骸下所见的日落都不同,火焰热情地燃烧半片天空,云的阴影投射出的反光是暗紫色的,云雾慢慢消散,天边的光依旧驻留。那是只有贫困的星球才看得见的光景,与雷王星所有的工业化城市都不同的震撼。



稍晚一些的时候,金又来了。




拘谨的就像这不是他的家而是雷狮家一样。他端着一个呼出热气的碗,看到雷狮的霎那忍不住弯了眉眼笑着说:“晚饭,需要我喂你吗?”




“不用,放那就是了。”匆匆偏过脸去,雷狮手指了一下房间里唯一的桌子,金一下了然。




肯定是还不习惯和我交流,没事我懂!




“我放那你要怎么拿?”不过金看看雷狮的腿又看看桌子,目测了雷狮爬到桌子边的可能性,发现怎么都不可能的啊。




“把桌子搬过来和我一起吃喽。”雷狮满不在乎,本能地脱口而出指挥的语句,“晚饭你吃没?”




“还没,不过我不和你一起,但桌子我会搬过来的。”金摇摇头,把那一碗随手放在桌子上,挪动整张桌子至床边。




“那你要干嘛?”不过雷狮并没有立即动筷,正坐起来等着金说出理由。




“我要等姐姐回来才吃。”金顺势坐在床边,以诱导的口气说着,“你是病人你先吃。”




“那我和你一起。”一开始见面也说过了“我去喊姐姐”看来能把他从飞机残骸中拖出来的就是金的姐姐,日后总要见面还不如早点交换信息,免得有什么误解。






“呃,看来我只能说好?”






“当然,选择权在我。”


 


————————————————————————————


突然发现写不完先在这停顿2333

评论

热度(90)

  1. 白优星屑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干白面世界爆炸型堕落 转载了此文字
    「搬文存档」 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