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all金】桃源恋歌

「搬文存档」 12

世界爆炸型堕落:

翻了翻日历发现今天应该吹橙总,感谢您降生于世。 @橙汁保护协会 斗胆at一下您x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和同名歌曲没有啥关联x我乱取的名字x


————————————————————


传说总是带了点幻想色彩,描摹那些不存在的生物当真让人着迷,像什么下半身是鱼上半身是人的生物潜藏在大海的阴影处,亦或是尖耳朵的人型精灵悄悄地躲在森林里,总有人说山上有可以操控时间的魔女。




未知的神秘深入骨髓,自然就让人好奇他们存不存在。




那么,你相信吗?










01.一缕炊烟飘出窗外,小小的木门嘎吱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金,别忘了姐姐对你说过什么。”少年探头出来,水蓝色的眼睛转一圈,悄悄地往外走,身后突然出现声音把他吓了一跳,“晚上之前回来。”




金点了点头,心里不住冒虚汗。




吓死了,还以为姐姐来抓我了呢。




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我准你出去玩,不过晚饭前回来。




“好的,我会在太阳下山前回来的。”既然没有了最害怕的人的阻拦,他自然就要放开手脚些。头也不回的扎进了森林中。




背后姐姐的身影和着小木屋一起消失了。






 


金一直生活在这里,这个木屋,这个山腰上的小镇上。




整座山除了山脚都被他走遍了。为什么没有山脚呢?因为他找不到下山的路,就只能在寻找的途中不断地迷路然后做记号。通常他会在石头上刻下一个箭头表示这里我已经走过了。




他的姐姐倒是会下山买点调味料之类的,那天晚上保准有好吃的。




他不止一次地问过:“山下是什么样子的啊。”




“你对这个有兴趣?”姐姐总被他烦着,却还是笑了,“山下啊,是充满生气的地方呢。”




“那姐姐你会带我去吗?”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气氛不对了,姐姐低下头难得地没答话。




“还是算了吧。”及时收回之前的话,比起山下还是姐姐更重要。




“不,我会带你去的。”姐姐又抬起头露出笑颜,“会有那么一天的。”




金还是从姐姐咖啡色的眼睛中看出了落寞,他开始有点后悔了。




流淌着巧克力河流的双眼若是流出孤独,那就是蛊惑人心。






 


他总觉得自己不该在这。




可真可笑啊,明明都有了家人的陪伴还在渴求着更多的什么。




但他就是觉得自己不该在这。




每夜的梦里都会有血溅四周的战斗,莹绿色奇怪造型的刀斩开黄黑相间的棍子后化为光点,一蓝一黄的双剑粘上了血,奇形怪状的锤子在狂风暴雨中碎裂,粉红色的星星平切开他的身体……诸如此类,他已经梦过上万次了。




梦过同一个故事,每天清晨都会留下泪痕,却只能记住一些片段。




每一次,每一次,活下来的都是他。




那些梦里的人总会悲哀地最后一刻停下手,被黑色的箭头贯穿身体。他猩红的眼睛闭上,再睁开又回到了蓝色,一个人呆坐在那连哭都忘记了。




内心里偶尔会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但是细数起来又什么都没有失去。






 


02.好像有点偏题了,我们回到现在。




金一个人到处在森林里乱逛,很遗憾,到处都是他的记号。根本不存在什么没有记号标注的地方吧?




“所以到底哪里才是出口啊?”怎么好像哪里都走过了就没有终点,山脚下的世界真的存在吗?如果你问起为什么不直接眺望远方看看,那是因为这座山全被迷雾包裹着,看不见以外的世界。




太阳渐渐西下,火红色退下了天空的舞台。




糟糕透了的是,金突然发现这附近没有记号了。




#怎么回家是一个大问题#




眼前出现一条河,延伸在金面前。仿佛突然出现似的,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闯入视线内。




一个人在河旁边坐着,极其惬意地看着小鱼在河里自由地游动。




“啊,不好意思,请问你知道哪里是离开这里的路吗?”金开口。




“离开这里?”那人转头青蓝色的眼睛毫无保留地注视着金,棕色的头发很扎眼,“能告诉我你从哪来吗?”




“我是这座山的住户。”金被他盯着有些窘迫。




“这座山?”那人说道,“这里只有一条河。”




“我是安迷修,如果您需要走出这里,愿意效劳。”听到这名字的霎那,他第一反应是伸手,可是安迷修却一点也没动容,“怎么了,需要带路吗?”




“我做了什么吗?我会道歉并补偿给你的!”对方言语落地的瞬间,他才察觉眼睛里全是该死的水雾,给了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软弱的印象好想找个地洞扎进去哦。




“没事的,我是金!就拜托你带路了!”想着尴尬地收回手,却被安迷修拉住了,握紧。




“那就请小王子殿下跟好了。”相视而笑,他也握紧了手中的希望,怕就这么被挣脱。




手上被填满,心有没有一起满溢起来呢?










03.不知何时,手上的温暖离去了。




金一回头,看不见安迷修。最后他无奈的笑出声,重新注视面前的路。






童话故事中的小王子失去了他的骑士,但是他不能哭。




小王子继续走啊走。




他遇上一伙海盗。




海盗头子说:“这个时候就不要念故事书了,卡米尔。”




“对不起大哥。”带着红色围巾的男孩子闻言乖巧地收起了手上的故事书。




“那么,缴纳过路费吧。”雷狮拿出他的锤子一副拦路的架势。




“抱歉,我没有什么可以缴纳的。”金歪歪头思考一阵。




“什么?你没有的话就打到你有吧!”米金色长发的高壮少年握拳一副挑衅的架势。




“有哦,你有的。”头发整个绑的超级复杂的帕洛斯笑着指向他,“把你自己缴纳上来吧。”




他低下头,自己怎么可以缴纳给别人呢?卡米尔拦下了帕洛斯:“或者一些甜品。”




甜品没有,要命一条!




“那么就把你整个人抵押过来吧。”雷狮不知何时搭上了他的腰,“等大赛结束我就收回利息。”




他一闭眼,那些场景全部都消失了。




一条路笔直地前行下去就可以了吧?










04.那么遇上岔路口怎么办?




王就会亲自现身庇护他的子民。




“所以说往这边走。”金发的还在幼年时期的圣空星唯一认定王拿着大罗神通棍敲醒这个老在迷茫的路痴,大罗神通棍的那一头指向正确的方向。




“诶谢谢,太感谢了!”金连忙点头道谢,“那个,我能问一下你是哪位吗?”




大罗神通棍移了位置,直指着他的心脏:“我是这里的主人。”




“嘉德罗斯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绿色头发白色眼罩遮住双眼的人拿起了打call棒。




“是啊。”另一个酒红色头发的也附和着。




“你是住在我心里的人吗?”金不敢移开视线。




“以前不是,现在是了。”嘉德罗斯一个人占据了金的全部视野,“以后也是,一直都是。”








 


05.“嗨金发帅哥!”呆毛冲天的姐姐挥手打着招呼,“这边这边!”




“姐姐你矜持一点。”弟弟则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一句话都不说的安莉洁只是指了指远方。




和她一样,神近耀也不爱说话。




凯莉在他们两个中间就显得健谈起来:“你看起来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我不是玩具。”金对女孩子没什么敌意,只好微微地反抗一下。




“没关系啊,在我凯莉小姐的眼中大家都很好玩呢。”凯莉一笑,笑中有几分深意就要靠他自己揣摩了。




就那样继续向前吧,一直到这条河的尽头。




紫堂幻说。


 






06.明明都是不认识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想要拥抱呢?




“格瑞!”看着那个银色的头发竖直朝天欺负牛顿的人,他再也忍不住了,名字从自己嘴边脱口而出,连他自己也愣住了,陌生人的名字从自己嘴边泄露而出,他笃信着这就是那个人的名字。




没有反驳,那人说着:“往前走。”




仅这一句他就深信不疑。




在这尽头,能看见的究竟是什么呢?






 


“啊,姐姐!”他一声惊呼。眼前的不是他在山上的那位姐姐,而是他真正的姐姐——秋。




“被你找到了。”




 


07.他在河流的源头醒来。那座山还是那座山。




“金你怎么跑得这么远,让姐姐一顿好找啊。”那个“姐姐”的棕色眼眸和他对上,流露出了他原以为最熟悉的温柔笑容。




“够了,我该醒了。”金说出那句话,周围的一切全都化为碎片。




“那么山下的世界就由你自己去看吧。”神使说。




“嗯。”他说。


 






08.金在飞船上醒来,这到底是多少个轮回他也记不清了。




自从第一次胜出,他许下了“我要回到过去”的愿望就再也无法逆转。




每一次,每一次,他只要胜出的愿望都是同一个。




因为许下大家都没死的话是禁止的,只能许下和自己的命运有关的愿望。




希望有一天可以不用许这个愿。




那样的话,就代表HAPPY END诞生了。


 










09.“那么请稍等吧。”或许要一千次一万次无数次。




可是只要为了这个渺茫的希望,就总有飞蛾一直一直往上扑。












“胜出者金,你的愿望是什么?”




“回到还没有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新的轮回又开始了。


————————————————————


\为橙总诞生的日子欢呼/\橙总/\橙总/\橙总/


这是什么感觉,想要橙总翻牌我又怕辣她的眼……

评论

热度(45)

  1. 白优星屑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干白面世界爆炸型堕落 转载了此文字
    「搬文存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