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嘉→金←瑞】我发小和神经病之间竟然是这种关系!

「搬文存档」 02

世界爆炸型堕落:

一篇随心摸鱼,没有文笔。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CP真的是嘉→金←瑞,出现了什么嘉瑞的错觉都是错觉,有一点all金成分。


*有病三人行系列,神经病的那种。


————————————————————————————


00.金现在很方。


他正夹在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个人中间,被格瑞拽住手腕,被嘉德罗斯抓着肩膀,那场景要多修罗场就多修罗场。


我不掺和你们了,放过我好不好?


01.“你不觉得嘉德罗斯喜欢格瑞吗?”


那就是一切的开始。


万里无云,被碧蓝漂洗的天空焕发光彩,怎么看都适合狩猎。于是金约上紫堂幻和凯莉一起组队。正好紫堂幻的小斯巴达们网住一只野怪,金刚要发动攻击时,凯莉微笑着说出了那个一看就很深奥的问题。


“啊,有吗?!”结局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吓得金矢量冲击都放歪了。


“你看啊,嘉德罗斯喜欢找格瑞打架对吧?他为什么不找别人只找格瑞?这就是爱呀!”凯莉手疾眼快赶紧补了一刀,这才没有让今天的猎物跑掉。


“那只是因为格瑞实力强嘛。”金反驳这不太可能成立的论点,连积分多少都没注意听小裁判球说。


“你是没注意过嘉德罗斯和格瑞战斗时的眼神,炽热的恨不得把对方吞了。”凯莉努力憋笑才没有继续说出“像要把情敌以眼神消灭掉”这种话,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好像的确是这样。嘉德罗斯头上的紧箍咒可能是“寻找格瑞”雷达,不,也许只是嘉德罗斯把大量时间都花在了寻找格瑞上面,而这一切都是嘉德罗斯为了格瑞不离开他的视线而做出的事情。天啊,嘉德罗斯你原来这么苦逼!


金回想以前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发现了自以为的事实,脑内已经出现十万字的虐身虐心文,并且自己感动了自己。


但是格瑞好像并不喜欢他?


“我以我的直觉保证,嘉德罗斯绝对以为你是情敌。”凯莉眼见着金甚至眼泪花花一看就是入戏了的模样,丢下重磅炸弹。


“我没有我不是!”匆忙否认之间,金想起嘉德罗斯战斗前一直可怕地盯着自己,终于明白了实情:嘉德罗斯以为自己粘着格瑞肯定是喜欢他,格瑞又因为发小的感情善待他,嘉德罗斯的心中燃起了嫉妒的火焰!


“所以啊赶紧远离他们,不然他们两个的事情影响到你可就不好了对吧?”计划成功的凯莉露出搞事的高深莫测,金倒是一点没有看见。


“唔,好我知道了。”凯莉好关心我!不是她我可能都不知道这件事呢!于是金信誓旦旦的保证。


02.金最近一直没来缠着他。


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心有郁结。不要待在大赛第二的身边,不然肯定是被各种灾祸缠身,如果那个笨蛋知道的话肯定会说:


“我才不怕呢,格瑞别丢下我嘛。”


思及此处格瑞抬头,看见背着光而来的不速之客,拿起烈斩又准备迎接。


03.又没看到他。


接连找了格瑞几次都没看见那个冲他挑衅的渣渣。一方面对着他没有缠着格瑞身边露出开心的笑容而欢喜,另一方面为看不到他的人影而烦躁。


再有一次。


只能再有一次。


如果这次你还是刻意躲开,我就把你找到,杀了关起来,让你永远别离开我。


04.这段日子金过得很舒服。


和紫堂幻、凯莉狩猎,完事以后去甜品店被卡米尔推荐蛋糕,再和雷狮海盗团一起撸个串。和安迷修一起探讨没有马的骑士道精神怎么和谐的实现,和佩利打个架,被帕洛斯骗,和雷狮一起迷路……


只是没有格瑞和嘉德罗斯,稍稍有点奇怪。


但吵闹的日子依旧没停过。


舒舒坦坦地助攻,这下这两应该HE了吧,好歹关系应该进展一大步了?


金咬了口嘴边的草莓奶油蛋糕,看向餐饮区的外面,感叹今天世界也是这么和平啊。


“喂,渣渣,你是不是又想躲?”听到渣渣的称呼,金心里一下被敲击,大脑空空,意识本能就想逃,被嘉德罗斯揪着衣服后领,不敢直视他。


完了,来找我报仇了!


“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吃完了蛋糕而已,绝对不是担心你来找我报仇。”金扯拉几下衣服,没能把大赛第一的手和后领分开。


“呵,坐这继续吃。”嘉德罗斯低下头瞥过那盘才被咬过一口的蛋糕一下拆穿了金的谎言,“还是说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没有,真没有。”既然都无路可退了,还不如享受完这盘蛋糕再说。马上要慷慨就义的金坐下来,看着嘉德罗斯坐在他对面一直盯着他觉得后背一凉。


我好恐惧啊,你别看我啊!


听说处死犯人之前会让他吃顿饱饭,这让金确信马上就是处刑时间。


“那个,拜托,死法的话请直接一点。在那之前我还想吃苹果派,香草冰淇淋,登格鲁星的蛋糕,还有好多好多。麻烦一下你再给格瑞带句话,希望他顺便帮我找找姐姐,我就交代在这了。”金双眼一闭,终于有敢自己奔赴折磨的决心,一下大声连桌子都开始震动。


“哈?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动手杀一个渣渣?”为这壮烈的场景而感到奇怪,嘉德罗斯的心里又好笑又气,这是把自己误以为是什么了。听到格瑞的名字内心一股子不满,皱眉,“至于让我带话,不可能。”


你就别想找格瑞交代后半生了,来找我吧。


那边金的脑回路就简单多了:是要折磨我吗?还是要折磨格瑞?格瑞我对不起你,我就不该在这个吃醋狂面前连累你。好歹我之后意识到自己是个电灯泡就退场了啊,姐姐,救救我。


看来嘉德罗斯在金心里的印象一直是负面的,救都救不回来。


下一秒,和谐,嘉德罗斯是这么认为的场景被一把绿色的大菜刀横空截断,你知道我在说烈斩对吧?


格瑞出场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腿向着他那前进,然后被前来救援的人握住手腕,马上就要展开一场逃难,奈何嘉德罗斯还是触及了一瞬他的肩膀,一瞬间已经足够大赛第一抓住这个要逃跑的小子。


05.“你放开。”


“要我放开,除非你和我打一架。”


果然,嘉德罗斯只是想找格瑞打架而已。


如此想着,金赶紧乘着他们决出胜负之前溜走。


“谁胜了才有资格和他继续在一起。”


06.当然两个人谁也没打得过谁。


不过知道事情始末后,一个扛起烈斩一个带上大罗神通棍阻击了星月魔女一个多月。

评论

热度(329)

  1. 白优星屑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干白面世界爆炸型堕落 转载了此文字
    「搬文存档」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