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all金】某一天大赛突然寄给他一堆抱枕

「搬文存档」 13

世界爆炸型堕落:

*CP为all金主秋金,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此篇超级毒哈哈哈哈哈哈


*主页投稿的文,恐怕这么毒的只有我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水一金 


——————————————————


天高云淡。无论是出门望风或是在家窝着都无比幸福。




然而事情就如标题所说的那样。




金在家安安稳稳地享受假日,一声门铃却突然打搅这样的和谐瞬间。他耐不住噪音只好下床,一面踮起脚透过猫眼看着门外,一面嘀咕:“姐姐的快递到了?”可是早上秋并没有知会她的弟弟一声啊。




门外空无一人。




他等待了一刻钟还是没人。取过钥匙开门,金是真的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扰他安宁。




但是留在地上的只有一堆包裹,快递它们的并没有让收件人签字,还真是不负责啊。金蹲下去仔细端详着那些包裹上的信息。




寄件人:凹凸大赛官方




收件人:金




原来不是给姐姐的而是给我的吗?金想伸手把它们取回去又在中途放弃了,算了,也许是什么恶作剧呢?






所以当他的姐姐回来时就看到这么一幅场景:自家弟弟乖巧地窝在一个等身的银发少年的抱枕上睡觉,像极了一只缺爱的小猫用他那软绵绵的爪子抓住了救命稻草那样抱得死紧,蛮力都扯不开的那种。在周围还堆了一些其他款式的抱枕。秋认命地叹了口气,拖着金上了床。




“……姐姐?你回来了。”不太幸运的是动静有点太大了,都把当事人吵醒了。金揉揉眼睛一只手继续揽着那个抱枕。




“嗯。我觉得你需要跟姐姐解释一下家里怎么多了这么多杂物出来。”秋摸摸他的头,温柔地笑道。




“那个啊……今天你走之后就有人来派送快递,我就全部都收下了。”金不太好意思,刚醒来的语调还有点撒娇的风味,他扯着秋的衣角,抬头眼神却是躲闪着秋的审视的。




“你知道我更关心你怎么样吧?”秋想着金自己一个人在家居然敢开门,心里又气恼又后怕。对上金躲闪的视线,心又一软,“下次别这样了,我听说最近这里有杀人魔。”




“姐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下次绝对不会了。”听到姐姐的语气也放软了他就知道这次冒失的行动过关了,“话说这包裹是寄给我的哦,是什么大赛寄过来的。”




“凹凸大赛?”秋脑子里突然出现这个名字就脱口而出,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升起一股危险感,张开手环住了金。




“对对!就是那个凹凸大赛!”金自然是任抱的,姐姐不知道为什么在颤抖着。




“明天我们就把这些抱枕丢了吧。”秋的下巴刚好靠着金的肩膀惊恐的看着那些抱枕。






它们会带来厄运的。




一定会。






虽然不知道姐姐为什么有点可怕,但是金依然笑着应许了:“好的!我会扔了的!”




姐姐的身体放松下来,她说:“饿了吧,我这就煮饭。”




“我煮了的!”




“真乖。”仿佛回到了两姐弟温馨的日常。




洗洗睡了,明天依旧是美好的一天。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金感觉够呛。脖子仿佛被人勒住,不让呼吸。




他睁开眼,什么都没有。不,手脚好像缠住了什么东西。




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了等身抱枕中笑的最自傲的金发的那一个上了床,而且像是章鱼一般抱着人家整个抱枕。




“昨天我有把抱枕拿上床吗?”他自言自语,答案似乎偏向了“没有”那方,无论脑中怎么思考都没有结果。应该有的吧?他这么催眠自己,直到自己都相信了。




重新扬起笑容,他知道现在姐姐绝对在厨房忙活着早餐。自从父母丢下他们以后,姐姐就一直扛着这个家,大早上的给她带来麻烦不好。




下床以后随便洗了个漱,对着镜子前的自己加油鼓气,听到秋的催促他挥手:“这就来!”




平淡的早餐中,姐姐聊起了昨天的抱枕:“我今天就把它们全部丢掉,下次金你可别再这样了。”




“是的是的!”金狠狠地点了几下头,以示自己认真听进去了。




“最后一回。”秋低下头,他们又回到了之前聊的话题上。






 


“我出门了。”秋一只手提着工作用的包包,一只手拽着那些可恶的巨大的包裹,背影看起来有些可笑。




“路上小心!”金在门的另一边告别。




秋一出门,金就进入了咸鱼模式,他也不知道做什么好,作业的话早就在放假前写完了,也没有特别喜欢的电视节目,上网容易滋生懒癌。




想着想着,他靠着沙发就睡着了。


 






梦里的世界光怪陆离。像是什么落魄的星球,为了登格鲁星的生命和姐姐而踏上征程,只有一个胜出者的大赛,反复被杀死的挣扎与恐惧感爬上他的脊柱,各种死法都有。




醒来时他被吓了一身冷汗。金想起身喝一口水压压惊,起身的霎那他愣在原地不动。




他的怀里是两个等身抱枕,看起来图案也是一对姐弟。




姐姐今天不是把抱枕都扔了吗?!




红色系的那位姐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蓝色系的弟弟则抱歉的鞠躬。




那么怀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他后退几步,试图跑出家门。




一开门就正好撞上秋的头,姐姐疼得叫出声:“金你这么慌干嘛?”




“秋姐……姐,抱枕……”他紧张地语无伦次起来。




“怎么了?抱枕我全部都丢了。”秋看到他这样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连忙给了一个爱的抱抱安抚绷紧的身躯。




“不是!房子里还有两个!”金指着客厅。




秋拍拍他的肩:“在姐姐身后藏好,姐姐这就去看。”




所有的抱枕都原封不动的摆在客厅的沙发前,除了两个像姐弟拆封了的躺在沙发上。




“……怎么回事?”连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抱枕应该都丢得远远的才对啊?




“我一醒来就看见这些……姐姐,怎么办?”




“大概是有谁恶作剧吧,没事,下一次我把它们丢得更远。”秋连忙安慰道。那种不祥的预感,真的成真了。




沉默和精神上的刺激,金就这么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入睡了。那个梦依旧骚扰着他。


 




“姐!”第二天一早他躺在四个抱枕旁边,大声呼唤秋。




“这是什么东西?!”秋又看到了,那些恐怖的,如影随形的抱枕。这回她再也忍不了了,拿着一把剪刀就划开了抱枕的外面的布,然后止不住的干呕。




那里面装满了碎尸甚至还有衣料,第一反应就是人类的肉。




剪刀啪地一声落地,金看见的时候再也没忍住盯着那堆肉哭了出来。


 






那是他的。


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他的尸体。


FIN.


——————————————————


这篇写到我冷汗直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毒真的哈哈哈哈


希望也能给你这样的感受哈哈哈哈哈有毒


我估计要成为一个黑名单写手写这么毒的东西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43)

  1. 白优星屑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