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all金】我恐怕是个假金x

「搬文存档」 05

世界爆炸型堕落:

一个我流金穿越到CP同人世界的故事。


*CP为all金,私设有。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有病的是我不是他们x有什么冲我来!


————————————————————————


一觉醒来,世界如往常般运作。


金从床上爬起来,自然地走到卫生间洗漱。


个鬼哦。


他还在参加凹凸大赛的好吗!哪来的房子?!并不是说大赛内部不能购置房产,只是要消耗大量积分。况且在狩猎期间有固定住所很容易被人一锅端,所以金一向是和紫堂幻在外露营。


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呢?金小心地环顾四周,没有任何异常。不,在凹凸大赛没有异常本身就是异常。


洁白而崭新的瓷砖墙反射出模糊的黑影,他走进了些,足以分辨阴影具体的模样。


那是个瘦弱的男孩。如小鹿般迷茫的双眼下流转湛蓝的水波,面部的曲线柔软细腻,白暂的脸颊透露着薄红,橙金色的短发上翘刚好接到太阳的光辉。


卧槽这谁?!虽说眼睛的颜色,头发的颜色都是金熟悉得不行的——是他自己的特征。但和我们骨骼清奇毫发无伤的金不同的是,看起来完全就是脆弱的生物,无法在凹凸大赛活下去的气质更偏向阴柔,和他本人的性格一点都不符合。


而且我是包子脸不是瓜子脸啊!更像是基于金的脸型进行的改造,是他的模样又不是他,像是姐姐又不像,这具身体是男性没错。


长着秋的脸的金吗?这场景有点不敢直视。一时间暂居者金好想头撞墙,然后醒来依旧是那个大战中的美好世界。


“金,发生什么了?”自身后传来声音,是紫堂幻。


“紫堂你来啦,这里是哪啊?”此时紫堂光辉的身影镀上一层金边,带上救世主的神采,下一秒金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口中吐不出一句话来。


刚刚紫堂幻是喊这具身体为“金”对吧?可是我才是金,那么这个金又是怎么回事?灵异事件啊!


“你一直叫我幻的。”他小声地低喃,金自然没听到,还是疑惑的样子,随即又露出笑容,“这里是我们暂时购置的家呀。”


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当初正是紫堂幻提议的野营,深怕哪个睡在床上的夜晚就被别人杀死了,现在居然说着这里是家。我名侦探金就要揭露你这OOC的叛徒!


“我们还在凹凸大赛吗?”要在原本的世界能这样的话只有胜出凹凸世界以后,这里莫不是我们两个赢了凹凸大赛的世界?天真想法落地的时候,紫堂幻的双眼黯淡一瞬。


“这不是当然的吗?”然后接着又是与往日无异的笑容,前辈独有的自信和亮光。


“哦,好吧。”金也不打算一直追问,更好奇其他人的行踪,“那格瑞他们呢?”


“为什么你总要想着那些人呢?”阴郁的眼神一闪而过,来不及捕捉,“永远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不是,按我们的友谊当然会在一起,可你OOC了!你这样是要被xx社打死的!我们就没办法一起打败创世神HE了!


金还没把苦口婆心的劝告脱出口,马上又被一黄一蓝的剑截住想要触碰紫堂幻的手。


是从天而降的冷热流!


按照以往的规律,此时场上应该出现烟雾,然后骑士闪亮登场!


“你这恶党休想碰金。”安迷修你变了,你竟然登场不配合骑士道的高贵冷艳了,金对你很失望。骑士拔出他的双剑站在金身前,俨然一副保护者的模样。


“紫堂他是个好人哦。”不过对于自己的伙伴肯定要有信心才能一起走下去,深谙此道的金马上开始保护队友。


“小鬼,你确定吗?”雷狮一脸看好戏的有趣地站在安迷修身后,“那个人可是把你绑在这个房子里的人。”


金看看安迷修,他一语不发地沉默,毫无疑问这正是默认的信号,然后看看紫堂幻,他一点也不慌乱,却也没有反驳。


你们脑子怕不是秀逗了哦,联合起来骗我很棒棒吗?先不说这个大赛怎么会有囚禁这个选项,雷狮和安迷修你们是从房子哪个角落冒出来的啊。凭空出来吓死个金了好吗?


“我说,这是什么新的整人游戏吗?”怎么都表示怀疑的金持着待定的观点,心里却有几分相信了。


不过紫堂幻为什么囚禁金,作案动机暂且不知。


“你果然还是不相信呢。”安迷修挥起冷流阻绝了紫堂幻慌张的视线,“比起我你更相信紫堂幻吗?”


“不是那个问题,你们要怎么拿出证据来说服我啊。”没有证据不能判决这是人基本的节操问题。金还想垂死挣扎一下。


“不用证据了,被告就在这里吧。”雷狮一下搂过金的肩膀,那只手指着紫堂幻,于金耳边亲密地说着,“就请被告现身说法。”


“嗯,的确是我。”紫堂幻很是爽快地承认了,如同承认今天花瓶是我摔坏的那般不在意。


“被告已认罪,那么就让雷神之锤处决你吧。”那一天金怎么都没想到雷狮是怎么把那么重的雷神之锤随意移动的。


等等你怎么成了裁判啊雷狮,就算拿着小锤子也不是这么用的啊!还有紫堂你怎么就承认了?我真的想不到你的作案动机啊!


“为什么啊紫堂?”毕竟在今天醒来之前,一切都还很正常。昨天早上找格瑞的时候顺便和嘉德罗斯吵了个架,马上要动手时终于看到格瑞。一个早上围观了格瑞和嘉德罗斯之间恐怖的真正意义上的神仙打架,下午和紫堂幻狩猎,小心翼翼地躲避凯莉的追踪,晚餐和雷狮海盗团一起撸串,中途安迷修横空跳出加入。怎么看都无比正常,奈何醒来就是绑架!


“因为我不想看见你和别人在一起了。”紫堂幻扫视金从头到尾一番,像是要寻求什么答案,“我忍受不了了。”


“这是什么新操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金惊恐的看着OOC的紫堂,心里不可控制地像只草泥马似的狂奔过青青草原。


“我一直都这样。”最终他释然,“不过你身边那两位也是有同样想法的吧。”


啥?啥想法?说清楚啊!知不知道说话说一半是一种Flag啊!


“该闭嘴了,接下来就是你抢走金的惩罚时间。”


金摇摇头不懂这个操作,不由得感叹道:“今天世界都不正常。”


还是我其实是个假金?!


——————————————————————


没有后续了。

评论

热度(81)

  1. 白优星屑流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鱼干白面世界爆炸型堕落 转载了此文字
    「搬文存档」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