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干白面

圈里又不太平了…另外我为什么会有粉丝?!!

「瑞金」牙与吸血鬼·二

一整天下来满脑子都是一句话…
'格瑞从凯莉那里回来到家后整个人都是郁闷的'
这句话怕是在我脑子里循环了一千遍
提醒我不写下来要出事哈哈哈


那么,Go→


格瑞从凯莉那里回来后整个人都是郁闷的,虽然通过凯莉他找到了牛奶这种美食。事情是这样的:


怀着对人类无限的好奇与狂热,凯莉满怀激动的迎来了一个新的月夜,当然要是没有从天而降的格瑞的话,本该如此的。再怎么会搞事也不能改变她打不过格瑞这个事实,所以说实话,凯莉此刻有点紧张。'那个格瑞为什么要来我这里我跟他不熟难道又是鬼狐那个傻帽老哥的造的孽,等等那找的为什么是我……en? 话说格瑞怀里那个是什么…人类吗?这气味…居然是人类吗!!'内心波澜起伏的凯莉一脸平静的接受了格瑞来访的消息并维持着一百二十分标准商用微笑向对方询问,''有何贵干?''


还处在状态外的格瑞,听到问话后,迅速抽出烈斩,毫不怜惜对方是位女性就把刀直截在人肩膀上,离凯莉纤细的脖子仅有毫厘之差。场上气氛快要凝固,而凯莉思询着从哪里切进星月刃才能既保证自己人身安全并夺取那只人类。嘛毕竟很稀有不是吗,人类这种生物,在吸血鬼的世界,何况还是个婴儿呢。但现实是凯莉对比之下发现格瑞的獠牙远比自己尖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格瑞的双亲逝世得早,血统上的优势和环境的残酷也足以让格瑞成长为一个优秀甚至是卓越的吸血鬼了,与此同时,真的快要饿死的金,哭了,并且是嚎啕大哭。被折腾了这么久没吃到奶不说,还在天上飞到怀疑人生这种事情也太超出一个婴儿的承受范围了。


-''你…没有给他喂食吗。''凯莉木着脸问出了一个陈述句。
-''没有,不懂,不会。''嗯…格瑞的回答也是出人意料的简单呢。


由金展开的神秘脑波终于准确向两人传达出了他对食物的渴求,于是五分钟后金宝宝满足成团地抱着奶瓶子愉悦地沉浸在了牛奶的海洋里。你说母乳?那是没有也不存在的。吸血鬼以食血为生,牛乳还是凯莉家族通过特殊渠道进购的稀罕玩意儿呢,人类世界的东西放这总归是有些格格不入的。这点上金也是。


那么金吃饭的同时格瑞在做什么呢,显然为了金凯莉已经放行了,此刻他正坐在客厅与凯莉进行'谈判',顺带一提凯莉早已各方面独立一人独居于广袤森林之一隅的城堡之中,这也是为何格瑞直接来访的原因之一。说是商谈,其实更像是问卷调查:


--''那么格瑞先生,请问你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养他,养大了能吃。我需要资源与信息。你可以提供。关于费用,你不必担忧。''


--''阿拉,这么说来您还真是信任我呢。但是,这对我似乎并无好处。您应该知道,人类,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尤其是,婴儿。他们的可能性更大不是么,也更容易掌控。再冒昧的问一句,'养他'的意思,与我所想,可是一致呢?''


-''你可以这么认为。好处?你是在与我做交易,不够吗。''


--''哈!你格瑞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那。这样吧,你,我确实得罪不起。但星月魔女的名号也不是浪得虚名。我可以为你提供畜养这个人类所需的一切资源与信息并且我保证不会再有其他势力能够提供更为全面的支持。而代价,只需要你每周向我寄出一封关于这个孩子的成长记录即可。与您而言只是几个字的劳动量,报酬却很丰厚不是吗。''


-''你的目的?''格瑞微微皱眉,只说了这么一句。是的,条件十分诱人,甚至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但甚至凯莉背后那个家族的狡诈,为了日后的安宁,格瑞也必须深思熟虑。他不是畏惧,他是真的嫌烦。


--''你该知道我们家族对人类的痴迷,身为家族的一份子,我当然也不例外。何况我一直对血奴的养成很有兴趣呀。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不是吗。而且,这孩子很可爱,有他在的日子该不会无趣才是。嘻…~''


-''……可以。''格瑞瞥了一眼喝完奶后不知何时被仆人抱进一旁摇篮里枕着小箭头抱枕睡得香甜的金宝宝,忽然就想回家,抱着金睡一觉,感觉会很舒服吧。嗯做了这么久体力活该累了所以去睡觉逻辑上挑不出毛病,再说这孩子也是自己捡的所以更加理直气壮了。


--''呀时间不早了呢。深夜三点是人类睡眠的黄金时段哦。稳定的作息对婴儿来说很重要不是吗,那就请回吧。相关资源会在稍后送达。啊还有……''


但是,格瑞已经走了,顺便喝完了金剩下的牛奶。凯莉觉得她这么有礼貌完全是没必要的,对方除了回答问题以外就是在怼她,并且不让她善终。星月魔女凯莉,在一个本该美好的夜晚,十分想与同类来一场厮杀。然后她悠悠的取出联络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而这边格瑞抱着昏昏沉沉的金宝宝已经到家了。从找到金到安顿好他的一些事情,几乎都不在古堡内,所以此刻金还没有属于他的独立房间。格瑞自己的房间一直都有家仆整理,深知年轻的少爷天性淡漠,仆人们也都小心打理着旧主留给格瑞小少爷的古堡,所以直接入睡主卧是没有问题的。


最后月光开始微弱的时候,金还是没有彻底入睡,懵懂的一天并不能让他感到十分的安全,软软的金发贴在脸上,还有一些杂乱的发丝翘起,怎么也压不下去,格瑞也就放弃了。似是感受到格瑞的气息,金朝格瑞所在的方向蠕动,直到手能碰到对方的衣角,他才沉沉睡去,嘴角还挂上了安心的微笑,十分好看,整个一团埋在被子里,小小的孩子既不占空间又让人觉着可爱的紧。金似乎天生就这么让人舒心,即使还是个婴儿,他也懂得进退和分寸,不贪求一分。被他的睡颜感染,格瑞也不自觉挑了挑嘴角,然后发现自己不擅长。然后他也四平八稳地…睡了。棺材睡姿,毕竟吸血鬼始祖们还是很钟爱棺材的。


今天过后,金就正式成为格瑞古堡的一份子了,虽然格瑞尚未察觉,但是来日方长嘛。


Tbc


日常文不对题…
哦西西是啥?这个呗(ノдヽ)
日常要写些啥哦…其他人物要不要写哦
金到底写个几岁啊 三岁吧三岁好听
这里的凯佬总有种鬼狐上身的错觉啊…XD

评论(4)

热度(27)